首页资讯 • 正文

“是谁在海里撞死了我的父亲”,大连在读博士5万元悬赏目击者,对此你怎么看?

发布时间:

7月6日晚10点,在海边发现父亲的衣物和手机时,不祥的预感在小刘脑海里出现,那一夜他和母亲尚抱着一丝侥幸,但是次日在法医中心,所有的幻想破灭了——父亲身上还挂着游泳时的红色"跟屁虫",右大腿从中间位置切断,仅有一点皮肉相连。父亲生前发生了什么?小刘一直在寻找真相,而这个过程中针对旅游快艇这一肇事怀疑对象引发了网友的广泛关注和讨论。 7月8日下午,半岛晨报微信公众平台收到一条“寻找目击者与提供线索人”的信息,内容如下:2018年7月6号(星期五)下午1:30至下午2:30左右,我爸爸在大连星海湾浴场东面游泳,当游到星海渔港对面至跨海大桥中间时,被旅游载客快艇撞击身亡,当时我爸爸身上绑有醒目的游泳标志性漂浮物(红色跟屁虫)。

小刘是在读的博士生,每个周五都要回家和父母一起吃饭,只是上个周五的7月5日,他没能再见到父亲的笑容。

夜里十点了,父亲仍然没有消息,小刘就和母亲去父亲经常游泳的海岸边寻找,他们找到父亲的手机、衣物、父亲的车,却没有找到父亲的人影。

小刘终于放弃了希望报了警,接线员说,就在下午三点左右打捞上来一具尸体……

小刘的父亲走了,右大腿从中间位置被切断,只剩一点皮肉相连。法医说,是切割伤,是生前伤。警方初步怀疑,这是一起海上交通事故。

小刘马上想到的就是父亲经常游泳的海域常常有带有外挂螺旋桨的旅游快艇出没,他认为,一定是快艇撞完了人后逃逸了。

于是,小刘开始发布悬赏,希望有目击者能够站出来,告诉他,父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在大连海域,时常有游泳者和快艇的矛盾发生,进入盛夏之后,进入深水区游泳时被快艇撞伤的病例时有出现。据《半岛晨报》报道,除了出事的大连星海湾浴场外,傅家庄、星海公园、金沙滩、石槽等海域都有这可能的危险存在。小刘的父亲所在的冬泳团队中,这两年就发生过四起游泳时与快艇遭遇的意外,去年还有人后背被螺旋桨击伤导致脊椎骨裂。

大海毕竟不是陆地,不能绝对地将汽车和行人用各行其道的方式隔开,但是作为管理部门,应该对此进行更为严格的管理,比如哪些地方是属于游泳者的就绝对不允许快艇驶入,以避免更多的伤害发生。

这件事儿非常受关注,连新华社也转载了半岛晨报刊发的报道信息。看到游泳者右大腿被切断,仅剩点皮肉相连,其家人怀疑是被带有外挂螺旋桨的旅游快艇伤害致死,通过各种形式寻找目击者。从种种情况来看,这种怀疑显然是成立的。但即便事实确实如此,警方也会面临着很大的破案难度。因为警方办案,讲究的是证据,而不是推理,海里出事故,不像在陆地上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在海里发生事故,伤人后肇事工具又被海水频频冲刷,往往很难留下证据,也就是通常警方所说的:固定证据很难。从死者的博士生儿子跪求目击者的请求也能看出这一点。所以真心希望有目击者能够提供有利证据帮助警方尽快破案。

这件事之所以如此受关注,还在于关乎玩海的安全问题,夏季来临,玩海的人越来越多,对于生活在大连的老百姓来说,爱好冬泳的自不必说,一般市民夏季玩海也成为一种深入骨髓的习惯,对于一个海滨旅游城市来说,来玩的游客不下海体验一下也是一种缺憾。但是现在一个很现实的情况是,适合下海游玩的地方比较少,在很多海域,经常能看到快艇、摩托艇和游泳者混行“争海”的状况,快艇在海面上窜来窜去,给游泳的人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搜索大连的民意网,也能看到有不少市民针对快艇“野蛮驾驶”、“横冲直撞”的投诉记录,这件事发生后,实际上是将人和船长期以来“争海”的矛盾公开化了。

这个事儿怎么办呢?有人说应该取缔旅游快艇,对于一个海边旅游城市来说,这显然是一个因噎废食的方案,而且这些快艇平时也担负着搜救任务。我们觉得还是需要制定一个规则,让快艇经营者和游泳者在一个有序的环境中,各自遵守自己的规则,和谐相处,这样都能分享到大海的馈赠。

另一个就是需要提高快艇驾驶人员的个人素质,以及对他们的驾驶资格进行严格把关和审核。现在的从业人员有些复杂,素质也参差不齐,任由下去,难免也会给城市形象带来不好的影响。

总之,希望此事能够尽快破案,还死者以公道!也希望这件事能够对海上安全有个警示,避免此类悲剧再上演!

相关文章Related

相关文章Related

返回栏目>>

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天河区网,上海大众,泰剧,山地车,姓名 版权所有